信念是什么仿写三句话诗句(海浪是什么仿写三句话)

圣诞小鹿 23 0

新华社客户端浙江频道3月5日电(记者朱涵 周舟 殷晓圣)不出海的日子里,少了海风的刀削,韩喜球的肤色又白皙起来。53岁的她细语轻声,笑意盈盈,茫茫大洋的万里征途没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印痕。

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韩喜球。(受访者供图)

可她注定是“海的女儿”。作为中国大洋科考第一位女首席科学家,她带领团队揭开地球最幽暗的秘密,让世人瞥见这个星球最深处的美丽。

一开始,她还不清楚自己的使命。出生在浙江台州一个农民家庭,她说自己没什么人生设计。当初选了冷门的地质学,为的是顺利考上大学让父母脸上有光,毕业后转行研究海洋,部分考虑是位于杭州的单位离家近。

人生选择初看起来中规中矩的她,要做一件人们本以为和女子不相干的事。她要到大海去,到大海的更远处、更深处去。

2007年3到4月,她担任“大洋一号”第19航次第三航段的首席科学家,成为中国大洋科考史上零的突破。迄今,她已先后10次担任首席科学家或领队,奔赴深海大洋去寻找神秘的海底“黑烟囱”。

“黑烟囱”是海底喷射出来的高温热液在遭遇冰冷海水后迅速沉淀形成黑色的金属硫化物矿物的一个现象。“那里像个 ‘海底成矿工厂’,源源不断地生产富金富银的铜锌矿。”韩喜球说。“陆地资源正在走向枯竭,人类走向深海,就像人类探索太空,是为了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在广袤漆黑的洋底寻找直径只有百米的热液区是一场时间与智慧的双重较量。

2010年5月,西南印度洋魔鬼西风带。这是“大洋一号”即将返航的前一天。

作为“大洋一号”第21航次第七航段首席科学家的韩喜球回忆说,狂暴的海浪一度直扑到四层高的驾驶台玻璃窗上。“但是一想到已经发现显著的热液异常,而下次再回到这片海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勇气小人和好奇小人就在心里鼓励我,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把多金属硫化物矿找出来。”

抱着志在必得的信念,韩喜球和团队从午夜开始等待,凌晨风浪稍有平息的间隙,大家决定把电视抓斗放下海去作最后一搏。这时,阵风又来了,10级狂风呼啸。“大洋一号”拖着两三吨重物,与风浪搏斗着逆浪前行,有如海明威笔下那个拖着大马林鱼搏击风暴的老渔夫。

韩喜球在驾驶台指挥船舶前进的路径,船长亲自操船,科考队和风浪整整搏斗了4个小时,始终没有放弃。直到她的对讲机嘟嘟作响:“发现红色热液沉积物了!”“我们发现硫化物了,我们取到样品了!”

成功了!这是韩喜球第一次带领团队取得重大发现,她飞奔着,呼啸着,尖叫着,从四层驾驶台一直冲到甲板层,“那种欣喜若狂,我永生难忘。”这是每个科学家都期待着的“尤里卡(我发现了)时刻”。

他们用杭州的一座名山“玉皇山”命名了所调查的无名海山,所发现的热液区叫玉皇热液区。

信念是什么仿写三句话诗句(海浪是什么仿写三句话)-第1张图片

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韩喜球在科考船上。(受访者供图)

面对类似发现,现在的她“淡定”多了。她已从一个跃跃欲试的“斗士”成长为指挥若定的“女将军”。“在海底地形图上圈出调查目标,通知驾驶台让船在距离目标位置两海里处停下来,吩咐作业组放下电视抓斗,科考船牵引着海底观察和取样装备以1节左右的航速朝目标区前进。”2015年,西北印度洋卡尔斯伯格脊“大糦”热液区在她的指挥下毫无悬念地发现了。

她喜欢探索未知。2005年12月,中国大洋首次环球科考航次,她通过海底摄像首次在中印度洋脊3000多米深的洋底观察到成群的热液盲虾、白莲花一样的海葵,她被海底热火朝天的生命乐园彻底迷住了。2017年,在西北印度洋卡尔斯伯格脊,她乘坐蛟龙号下潜到洋底近距离观察到黑烟囱周围的“小精灵”。

“我没觉得担任女首席有什么了不起。女性科研工作者应得到平等的机会。”韩喜球说。

“以保护爱护女性的名义而不让女性冲锋在前,这听起来很温暖,但却剥夺了女性平等参与的权利。”她说。

韩喜球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1993年进入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工作(现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她和团队在国际海底区域发现了12处多金属硫化物矿床(点),为新勘测发现的16个大洋海底地理实体命名。

受疫情影响,韩喜球去年没出海,但仍然像出海科考一样的拼搏。经过18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她组织国内6家高校和研究所同行成功申请到一个国家重点研发项目,在今后的5年里她将带领团队围绕海底热液成矿系统开展海洋地质学和微生物学及生态环境科学的交叉融合研究。这项研究对于深海多金属硫化物资源的勘探和未来开发及深海生态环境保护有着重要意义。

“我像热爱母亲一样热爱地球,我研究地球的脾气,研究她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韩喜球说。

今年新年,韩喜球在办公室门口贴上了一副对联:登山观锦绣,潜海探深幽。横批:喜欢地球。

来源: 新华社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