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许老虎事件(09年许老虎是谁啊)

小舞 259 0

导读:

矮个子的许宗衡早年发迹于湖南衡阳,后来南下深圳发展,从深圳市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起步,12年内做到深圳市长,官至“副省”,创下了深圳官场的一个“神话”。2009年6月,随着许宗衡的落马,这一“神话”已然终结。

2009年许老虎事件(09年许老虎是谁啊)-第1张图片

▲许宗衡 资料图

■ 从副厅到正处

许宗衡生于1955年7月,湖南湘潭人。出生于铁路工人家庭的许宗衡也经历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17岁那年,他到离衡阳市120公里的宝盖乡农场锻炼。在这两年内,因其干活卖力,先被推荐入党,后被保送至湖南省交通学校深造。毕业后进入湖南省衡阳汽车修配厂成为一名技术员,很快升职为处级干部,从此离开技术岗位,迈入政坛。

1977年,许宗衡离开汽配厂进入衡阳市经委,1978年调衡阳市委组织部,从干事、副科长、科长一路升至组织部部长。

1990年,35岁的许宗衡官至衡阳市委常委,享受副厅级待遇。3年后,他却“放弃”这个令人羡艳的官职,南下深圳,在深圳市委组织部任干部培训处处长。

正当官运亨通春风得意之际,为何执意南下,并且降级为处长?在深圳官场,许宗衡的这段经历一直成谜,公开的说法是“奉调前往深圳特区”,显然这样的“调动”并不符合情理。

2009年6月,许宗衡在深圳市长的位置上黯然落马,他的这段经历也随之浮出水面。搜索微信公众号“荆楚通讯”,看更多内幕好文!

一位接触过许宗衡的出版人透露,“(他)当年很落魄,由于早年锋芒毕露,加之没有受过正规本科教育,许宗衡在衡阳一直受人排挤,但却深受当年深圳高层一位官员的赏识,南下深圳系投奔而来。”

中共深圳市委组织部一位官员说,上世纪90年代,许多外地干部要求调入,但深圳的编制紧缺,竞争很激烈,降级使用很普遍,部分外地干部甚至降两级也愿意留下来。

“降级使用比较正常,但从副厅级的常委到处长的转折确实需要勇气”,这位组织部官员说。事实上,从许宗衡后来的官场轨迹看,这恰恰成了他日后升迁的台阶。

■ 深圳“三级跳”

虽然降级任职,但组织系统出身的许宗衡深谙周转腾挪的官场技巧,就任培训处长仅半年,许宗衡就转任深圳海天出版社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级别回升为副局(厅)级。

在此期间,许宗衡先后到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民商法及美国国际东西方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班学习。

任职海天出版社,许宗衡展现了他灵活的经营头脑,仅用一年多时间便将一个濒临倒闭的出版社扭亏为盈。

“许宗衡的做法就是大量批发书号并收取管理费。”一位资深出版人说,当时一个书号卖两万元,很多人买来书号出版“招商目录”“老板大全”。“后来许宗衡亲自跑到北京,与北京一家出版社合作出版图书,当年就赚了1000多万元,他个人仅提成就得了五六百万元。”

“正是海天的第一桶金给许宗衡捞足了日后升迁的资本,同时锻炼了他的经营头脑。”这位出版人说,许宗衡在深圳既没有家庭出身,同时也没有校友圈可用,正是这些钱帮其打通仕途高升的道路。

“当年我的一个朋友也曾参与许宗衡的这趟买卖,后来朋友曾写信给许宗衡,希望继续合作,但信被许原封不动退了回去。”该出版人说,许宗衡显然并不愿意让更多人知道他的底细。

2000年1月,许宗衡被任命为深圳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5个月后,许宗衡就直升至深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这是许宗衡从政之路上的又一重大转折,而完成这个转折时间之短,出人意表。

这显然又一次突破常规。深圳市委组织部一位官员说,许宗衡调任副部长前的身份是深圳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按常规这个任职是正常的,但短短5个月,迅速擢升为常委、组织部长,还是“令人诧异”。

2003年,许宗衡再次实现跳跃式升迁,离开组织系统,进入深圳市政府任常务副市长。2005年接替李鸿忠,任中共深圳市委副书记、市长,直至落马。搜索微信公众号“荆楚通讯”,看更多内幕好文!

2009年许老虎事件(09年许老虎是谁啊)-第2张图片

▲许宗衡 资料图

■ 官场“双面人”

在今年年初深圳市人大会议上,许宗衡再次承诺,会完成好本届政府的使命和各项承诺,不留败笔,不留遗憾及骂名。

“穿小立领、个子很矮。笑眯眯地听你说话,轻易不说自己的想法”,深圳当地一位资深记者这样描述他第一次见到许宗衡的印象,“感觉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一天可以在不同的场合出现,总是很慷慨激昂地讲话。喜欢讲一些斩钉截铁的话,给人一种敢作敢为的印象。”

2007年3月,在深圳市第四届人大第三次会议的记者会上,许宗衡表示:要做一个清、民、勤、思的市长,即一个清廉的市长,一个有爱民之心、倾听民意、关注民生、为民解困的市长,一个勤勉、勤政的市长,一个对城市发展重大问题有思想的市长。

这些曾被视作许氏风格的“演讲”,在许宗衡落马后成为笑谈,深圳市民惊讶之余,甚至将其称为官场“双面人”。

主政深圳期间,许宗衡以硬派作风示人,多次力促深圳官员接受审计评议,让一批审计不合格的官员直接下岗。去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各大城市楼市低迷,好多省市的主要领导都急房产商之急,扬言要救市,许宗衡却高调宣布深圳不会出台政策“拯救楼市”。

时隔半年,传说许宗衡落马的起因之一恰恰在某地产项目中有受贿之嫌。

■ “掮客”师东兵

2009年6月,几乎是在许宗衡落马的同一时间,“高层内幕作家”师东兵因“讨伐许宗衡”成为焦点人物。

2011年5月9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许宗衡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而与许宗衡一案密切相关的作家师东兵诈骗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师东兵15年。通过两个案件中的一些细节,可以看到官场掮客利用特权崇拜,披着假虎皮玩转官商的黑幕。

2009年许老虎事件(09年许老虎是谁啊)-第3张图片

▲师东兵与许宗衡碰杯

不在官场,身上却笼罩着政治光环

许宗衡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后,随即,一位名叫师东兵的作家称是自己举报了许宗衡。据其称两人曾是推杯换盏的兄弟。但在师东兵以“反腐英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时,却有网友质疑:师东兵是横行官场的掮客和骗子!

与此同时,一些人开始对师东兵的“纪实文学”和政要访谈录提出强烈质疑,指其编造访谈情节、虚构历史内情,影响领导人形象。2006年4月,师东兵被深圳市公安局拘传。

入狱五个多月后的9月30日,师东兵在有关领导的关心下取保候审出狱,找到了足以证明清白的许多证据。铁的事实证明,所谓诈骗案,完全是深圳市市长许宗衡,伙同前公安局局长李锋等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而且是经过精心策划报复陷害。

有不少人认为,许宗衡之所以会被“双规”,除了贪腐,还因为他小看了一个人。他以为这个人只是“书呆子”,却没有想到这个人在过去几年里,一直把让他落马当“战略任务”对待。这个人叫师东兵。

那么,这个师东兵到底是什么人?他又为何被人指为横行官场的掮客?

有人说他是根葱,也有人说他是棵松。

师东兵的人生在2004年到2006年的三年中,处处充满着传奇与彪悍。他一个电话就能让许宗衡到指定地点,一句话就能改变一个官员的命运;他出门坐着奔驰吉普车,自称认识国家领导人,多名身穿武警服装的随从都喊他“首长”,他对外称是“领导派来照顾自己的生活”。

一位熟悉师东兵的记者曾评价师东兵:他是一位“不在领导位置的政治活动家”。师东兵的“神秘”,源于他与一位“山西老革命”的交往,还有其出版的大量与前国家领导人相关的图书。

在相关材料中,师东兵曾用名师春袖,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短暂的春秋》、《政坛秘闻录》、《怀仁堂政变》等作品。这些图书大多是在香港等地出版,但作品涉及历史人物的真实性却屡遭质疑。对于这样的质疑,师东兵以“文学史上最讲真话的作家”这样的名号予以反击。而对于送给他现金和别墅的官商们,师东兵则在法庭上讽刺他们是“穷鬼”、“文盲”。

为升职送别墅,空管局副局长“竹篮打水”

在师东兵讽刺的人中,除了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还有一个在师东兵博客里天天攻击他的人。

师东兵所说的这个人叫周原,是中国民航华北地区空中管理局原副局长。周原担任副局长多年,但眼看已经年近五旬,想在退休前扶正。他把这个想法跟自己的战友熊英说过。2004年10月,熊英告诉周原,升迁的事情可以找红墙作家师东兵。

随后,周原在京宝饭店见到了师东兵。师东兵表示:“我会找中央领导的秘书帮忙。2005年春节以前就可以办成。”2005年春节后没见动静,周原催问,师东兵解释道:“现在马上开两会了,首长没有精力管你这点事,会后给你任命。”

到2005年“五一”期间,师东兵想去密云买别墅,让周原和熊英陪同。最终,师东兵确定在密云县茉莉山庄购买9号别墅,他对周原说:“钱你先付着,升职的事情我想办法运作。”

之后,周原见到师东兵,师东兵拿出一封打印好的信件,是写给中央领导的。大致内容是说周原有能力,应该做更重要的工作。师东兵手写了一个地址,让周原将信邮寄给中央领导。周原觉得这样做不符合程序,提出质疑,师东兵说:“我有特殊的渠道可以把信转交给中央领导,你放心好了。”

2005年8月份,周原再次催问。师东兵说:“我找的人见到民航总局的领导了,答应会尽快落实。”还没等周原反应过来,师东兵话锋一转问:“9号院的房款你还能交多少?你再想想办法付40万元,我不会亏待你。”

听到民航总局的领导已经答应,周原又向朋友借了40万元,转给了售楼处。

然而,此后师东兵就销声匿迹了。直到2006年4月25日,师东兵因涉嫌犯诈骗罪在深圳被抓。而周原升职的事情也随着他年龄过线早已无望。

2006年10月,周原找到被释放的师东兵要钱。师东兵拿出一张茉莉山庄25号别墅首付5万元的定金收据,交给周原说:“首付定金我已经交了,剩下203万元房款我帮你垫付,你给我打一张203万元的借条。”周原信以为真,打下欠条。但直到年底才发现,那栋别墅因为师东兵并未续交房款,已另有其主。

诈骗有恃无恐,拿许宗衡当幌子卖官

在北京,师东兵的诈骗还有些神秘色彩,到了深圳,他的诈骗与寻租却有恃无恐。按照师东兵的说法,2004年10月底,时任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的许宗衡委托香港商人陈萍,经熊律师找到师东兵,希望在这个关键时期助他一臂之力 — 当上深圳市市长。

2005年5月的一天,师东兵对许宗衡说:“15天后你直接当市长。”果然一语成谶,2005年6月2日,许宗衡高票当选深圳市市长。

许宗衡当上市长之后,师东兵的大名在深圳官场如雷贯耳。于是有人开始靠近他,深圳市土地开发中心原党委书记李松就是其中一个。

李松摆下酒席宴请师东兵。师东兵说:“你信不信,我打个电话许宗衡就立马跑来见我。”还没等李松接话茬,师东兵拿起电话打给许宗衡,不一会儿,李松果然看到许宗衡急匆匆来到酒店。

从2005年11月至2006年4月,李松不停地往师东兵的银行卡里打款。法院最后认定数额为73万元。

几个月过去了,升职不见动静,李松托熟人一打听,组织部根本没有把他列为考察对象。李松催问,师东兵说:“许宗衡刚上台,机构调整完后,给你单独办。”

等到机构调整完之后,还是没有动静,师东兵又安慰李松说要到深圳两会后再特事特办。这一拖,就到了2006年4月25日,经许宗衡批示,师东兵被深圳市公安局刑拘。

而许宗衡根本没有过问李松的升职一事。在师东兵诈骗的一审判决中,师东兵不仅横行官场玩转商界,还在深圳商界有关老板请托的多个事项中做过“批示”,望许宗衡办理,口气颇似上级对下级指示。

许宗衡与师东兵的“决裂”,一些人认为是因为许宗衡当上深圳市长后,师东兵开始打着许宗衡的牌子四处“卖官”、卖批文,拿钱不办事,败坏了许的“官誉”。

但是据师东兵后来忆述,许宗衡之所以要置自己于死地,其实是因为自己手里掌握了许重大经济问题的证据。这个数额十分巨大,一旦暴露,他不光要丢官,而且可能丢命,他是先发制人。

有意思的是,师东兵在受审时还矢口否认自己虚构认识国家或地方领导,称自己与他们“就是好朋友”、“当然认识”,和许宗衡更是“相当熟了”。(除师东兵、许宗衡外均为化名。)

标签: 老虎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